轻变传奇涂染了岁月本该有的色彩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03-17

轻变传奇游戏中,重温久违的感觉,丝丝暖暖,惬惬意意,悄然涌向眉宇。走了这许久的路,繁琐遮掩了一路的风景,缩短了赏识的细节,涂染了岁月本该有的色彩。

是因为我有神经衰弱的毛病吧,过往的许多事我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仿佛从未发生过。然而,有这样一个女子——被此时的我称为天人的女子,却时常从我记忆的脑海中挣扎着浮游而出,睁大看似平静如杭州西湖的眼睛,望着我,似乎有话要说。

是八十年代初期吧,我已经到乌鲁木齐上学,户口也从焉耆县七个星乡一大队二小队这个贫穷的地方迁出,暑假的时候回到家,听说来这个队不久的河南小伙(名字我忘记了,为了记叙的方便,我就给他起个名字叫牛痞吧)结婚了,就跑他家串门。忘了是谁陪的我,掀开门帘进去,只见炕沿边独独坐着一个女子无声地望着我们,我们说找牛痞,然后就退了出来。

这个女子就是天人——一个天生的美人。她身材适中,皮肤润白,眼光如水,一幅画一样静默、孤单而轻灵。我不知道她的名,也不知道她的姓,知道的,就只是她也是河南人。在我大半辈子的阅历中,真是很少见到甚至可以说再没见到过这样打动我震撼我的美人。不可想象,这样一位百里挑一万里挑一的美人竟然会出现在这样一个穷困鄙陋的小地方。

牛痞的房子,是一个破旧的二手土块房,透风漏雨,窗户自然也是纸糊的。屋里除了炕,就只有一口锅,一个洗脸盆吧,连坐的凳子椅子都没有。

牛痞这个人,话比人大。他对人讲,他的亲戚是库尔勒市一个当官的,会安排他做什么什么工作;他还有个亲戚在乌鲁木齐,可以办这样的事办那样的事,等等。

我们初步的判断,也许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然而,后续的故事会说明,这是过于抬举牛痞这类人了。

我和天人,天人和我,只是一面之交,记忆里甚至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然而,我总感觉我是亏欠了她什么,而且是很多很多,所以,她会潜入我的心海,时不时搅闹我一下。

再次放假回家,听说天人死了,喝农药死的。牛痞已无踪影,不知是去了库尔勒是乌鲁木齐还是别的什么地方。

确切的是,天人死了,喝农药死的。她死得是这样的仓促,这样的决绝,这样的无可挽回!

写到这里,我的心的位置,真有一种被揪扯的疼的感觉,我打字的手也颤抖了两下。

我常常想,她怎么就会死了呢?有许多的路可走啊,比如可以离婚啊,可以逃跑呀......

我们不知道天人过去的故事,我们就用我们的人心去推想下吧。

天人应该是河南一个贫穷地区的贫穷的人,她或许没能上过多少的学,这样的事,就是生活相对好点的新疆农村也不少见,我的哥哥和一个妹妹就为家里生计所迫而先后辍学。然而,当长发及腰之时,天人这样绝色的女子,身边一定会围绕许许多多的追求者,其中不乏自己心仪的男子;她在十里八村也一定是小有名气的,上门提婚的媒人络绎不绝。为了自己的前程,为了家人的生活,她是会待价而婚吧?

在新疆混了一年半载的牛痞,一定是使出了他的独门绝技,话吹得天花乱坠,说自己有什么靠山啊,已经有了什么好工作啊,一年挣多少钱啊,会给天人甚至天人的兄弟姐妹找个多么惬意的好工作呀,等等。连我这个心地木讷的人都会想到这些,那么牛痞的谎话一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善良实诚的人,往往是容易受骗的。

在红火的鞭炮声中,在亲友的祝福声中,在女伴嫉羡的目光中,在喜酒激荡的泡沫的晕眩中,天人嫁了,并在老家的新婚之夜甜蜜快乐地奉献了她的身体和贞洁。

从河南到新疆,再到焉耆七个星一大队二队,漫长的车马劳顿中,天人还一直陷落在牛痞给她勾画的美好生活的图景中吧?

然而,当牛痞将她领进这遥远而穷鄙的土块房里,她会不会有从天上跌落人间的惊觉呢;当承诺的事情今日复明日没完没了地拖延,她是不是感觉美丽的肥皂泡破灭了呢;当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个骗子,完完全全地毁了自己,她的气愤和绝望是不是已经难以承受了呢?

曾经想过,自己有了好工作好生活会再给兄弟姐妹找份好工作的,会接父母过来过几天好日子的,想过荣归故里喜气洋洋给女伴送些精致漂亮的礼物的。然而,这一切,她都做不到了。牛痞给她的,是漫天的失望和无尽的耻辱,她感觉到,她在这个世界上,真是没有脸也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

哀莫大于心死。天人不是死在牛粪上——牛粪是可以滋养鲜花的;是牛痞用他大话和谎言的刀,无情地刺杀了天人纯真善良梦幻的心,当天人情血流尽之后,呼吸的躯壳便很容易被甩脱丢弃了吧?

于千千万万人中,不早也不晚,碰到牛痞这样的恶人,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天人死了,用她的死,回报了牛痞的欺骗。这不是最勇敢最有力最妥切的回报吗?

那么我,亏欠了她什么呢?也许,作为邻居,是多少可以为她做点事吧?但我没有,丁点都没有。冷漠的环境,是不是也做了牛痞的帮凶呢?我们眼看着天人来,又眼看着天人走,难道天人之于我们,就仅仅是一道不说话的漂亮的风景吗?

30多年前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我们掀开门帘进去,天女静坐于床沿,眼神如杭州西湖地望着我;那时,她已经做出了她最终的决定吧。而我只是匆匆而来,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又匆匆离去.....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